每日精选小说吧
关注: 2,564 贴子: 178,168

  • 目录:
  • 文学话题
  • 0
    吃晚饭时,谁都没再提起昨天那件事。   “哎。”江禛长叹一声。   “怎么了?”宋美欣关切地问。   “听老周说,京城季家的继承人来了临江城,要是江氏能跟他合作,哪还用得着再看他胡董的脸色!”   一听他提季家,江缈也稍稍留心起来。   “爸爸,是在临江城开了家分公司的那个季家么?”   江诗洛若有所思。   “是啊,诗洛知道?”江禛来了兴趣。   “我有个朋友家好像跟季氏有合作,要不我明天去问问他?”   
  • 0
     海城,初雪,鹅毛似的雪花从空中飘落,整个城市银装素裹,宛若人间仙境。   晚上十点,静谧无声的街道忽然闯入一抹黑色身影。   她急匆匆的跑进一家高端私人会所,开始了今天的第五份兼职。   “小糯,我肚子疼,你帮我去801房送瓶酒。”   “801?”   叶小糯连忙摇头,“不行,心姐,801是VVVip房,我来的时候领班说过了,兼职的人是不能靠近那间房的。”   “哎呀,没事的,你进去只管低头送酒,他们又不认识你。”   
  • 0
    民政局内,有很多情侣来领证   “我出的钱,我的限价房指标,你却说房子写你妈的名字,婚后她还要在这里常住,这婚不用结了!”舒华气愤地甩下这句话,站起身就往外走。   “华华,你别走,你一直很懂事,干吗非要在房产证的名字上纠结呢?不就是一个名字吗?”陈禹匆忙地追出来,一把拉住她的手。   “小禹,让她走,这么能算计的女人以后娶到家也够你受的!别忘了,你是博士生,以后前途无量,她就是个本科生,走了狗屎运,
  • 0
     刚刚在实验室,硝酸银溅到了鞋背上,这会儿干了,留下了一小片星星点点的黑褐色,盯着脚上脏了的那只帆布鞋,颜笑有些走神。   对面小广场的空地上,新生在军训,教官从队伍里揪出了几个同手同脚的男生,他们没走几步,那片传来的哄笑声就盖住了油柏路冒出的热气。   这只黑红色的虫子已经在颜笑的眼前飞了好一会儿了,颜笑伸出手挥了挥,那虫子不走,反而开始固执地往她的镜片上撞。   颜笑取下眼镜,抽了张纸巾捏住了停在
  • 0
    深渊荒原,禁忌之地   身着长裙的少女站在这片荒芜苍凉的土地之上,她的面庞柔美绝伦,双眸晶莹剔透,眼尾倾斜,鼻梁挺拔,唇角微微上翘,散发着让人不由自主臣服的高贵与优雅。   她裙摆随着她的动作飞扬,而在她的周身,如璀璨星河般的光晕随之而动。   她抬眸,平静的望向天际。   在那里,黑压压的雷云翻滚,紫色电光在厚重的乌云中穿梭,每一次酝酿之后劈下,都裹挟着毁天灭地的气势,震人心魄,也毁灭一切!   然而
  • 0
     十一月,成都晚秋,飞机落地天府机场已是黄昏,从舷窗望出去,下坠的夕阳染红了航站楼外的半边天,飞机在空中划出航迹云,明月、晚星高挂,日月同辉。   梨厘拿下自己的行李箱,原本寂静的机舱热闹起来,周围的语言环境从江浙一带的吴侬软语,转成了带腔调的四川话。她顺着指示牌,走到行李转盘,等了二十分钟,从行李带上取到了自己托运的航空箱。航空箱里的小狗一看她就开始摇尾巴,扒拉着铁网想出来,但等行李的地方人多,
  • 0
    热河往事   一九三一年,热河,奈曼旗王府。   王府的小听差穿过前院的一片雕梁画柱的长廊小跑到后院,“禀告王爷,陆师长来了!”   阿古尔在里屋的烟塌上半躺半坐,听到那半大男孩的公鸭嗓不禁就一皱眉头:“来就来。又不是生人,你不会把他带过来?喊这么大声...你王爷我聋啦?”   小听差赶紧摇头解释:“不是小的想扰王爷啊,是陆师长听说王爷在抽旱烟,不愿来后院。他说叫王爷去前厅见他呢。”   阿古尔立即嘀咕了一
  • 0
    “洗澡还是睡觉?”   新婚夜,男人声音低沉的问话,让魏溪溪心慌慌。   她今天跟只见过一次面的男人结婚了。   她是没谈过对象的黄花大闺女,是为了钱,替嫁过来的。   没人跟她说过新婚夜要干什么?   她害怕被识破,心里只打鼓,垂着头,声如蚊子。   “好,好的。”   男人一愣。   好的?   那是洗,还是睡?   魏溪溪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改口。   “睡,睡吧。你回来之前已经洗好了。” 爱、《工》
  • 0
    “妈妈,爸爸明天真的会来接我们吗?”   不到四岁的娃娃奶声奶气地仰头问着话,牵着他小手的女人颇为无奈。   “城城,秦叔叔还不是爸爸,不能那么称呼。”   孩子低下头,仔细琢磨了一番,然后才抬头对女人小脸儿认真道,“我喜欢秦叔叔。”   江锦时没有回话,孩子也不再吭声儿,两个人牵手走出机场。   阔别两年,她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奶糖!这里!”   出口处,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儿挥舞着手臂,一蹦多高
  • 0
    顾瑜然一朝穿越到陌生的星际世界。 星际文明高度发达,却人人信仰神灵。神灵无数,只要其中一方神灵契合度达标,便可成为谕灵师,只要复述神谕,便可借用神灵之力。 顾瑜然:虽然但是,封建迷信要不得。 穿越后,面临死亡开局的顾瑜然发现自己有一个系统,但这个系统除了每日一例励志人心的鸡汤,啥也没有。 绝望之际,顾瑜然突然发现只要自己说出励志鸡汤,便可成实。 比赛场上,对手背地里使阴招,对顾瑜然下药 顾瑜然凭借“把握现
  • 0
    手指头上转着车钥匙,出办公室门,不用走几步路就上了专用电梯准备下班,弥二哥的电话打了进来。   “你什么都不用做,这事儿你别出面管,等着听信儿就好。”   弥粮粮稍顿疑惑了下,随口问道:“什么不用做不用管?我等什么信儿?”   那头弥二哥当即从弥粮粮的口气中听出了一个信息——他妹还不知道网上的乌烟瘴气。   “哎哟!看把我给忙的,电话都错打到你那儿了!”与此同时,满脸堆笑的男人抬眼看向得力助手,助手第
  • 0
    姨,这 小衫进价卖你   第一次见他时,我在帮我妈看摊,农贸市场的服装摊,便宜又艳丽的衣服摆了一整个铁架,要用铁钩子才能拿上拿下。   他妈妈在隔壁摊位买肉,瞧见我在写作业,就笑道:“这孩子一看就学习好,哪个学校的?”   “二职高的。”我抬起头,笑眯眯道:“阿姨,看看小衫吗?都是广东进得货。”   他妈妈尴尬的客套两句,就继续挑肉,而这一眼也让我看见了他,他穿着一高的校服,头发乌黑妥帖,有一种书卷气的
  • 0
      “哭什么?!”   顾寒晖拉紧手上的锁链,颜泠(líng)的头被迫上仰,脖子快要折掉的感觉让她难受的咽呜出声。   颜泠听到顾寒晖咬牙切齿的吼:“出卖我的时候怎么不哭?!要杀我的时候怎么不哭!!”   颜泠下意识的伪装成一副后悔认错的表情:“寒晖,我——”   顾寒晖用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颜泠说不出话了,被掐得快要窒息。   顾寒晖真要掐死她!   颜泠眼中立刻蓄起眼泪,眼神哀求,满满都是昔日的爱意。   
  • 0
     化妆间里,程明月靠坐一旁,默默拉着热搜榜单。   助理弥果走了进来,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什么情况。   “姐,别看那些了,等风头过去了,新老板稍微运营一下,肯定给你洗得白白的。”   程明月扯了下嘴角。   洗白?   娱乐圈这地界儿,泼脏水容易,毁掉一个人也容易,想要辩白,拉一个泥潭里的人上来,那是千难万难。   更何况……   她打开手机看了看,母亲容叙的留言还在,全是指责她丢人,让她立即退圈的。   连
  • 0
     莫白望着眼前漂浮着的血淋淋的大字,陷入沉思。   她没有遇到诡异事件的恐慌,也没有即将死亡的恐惧,毕竟她刚刚经历过一次死亡。   五年前,年仅十八岁的莫白,在高考后的毕业旅行途中,遭遇了一场天灾。   谁也没有预料到的地震引发了山石滑落,莫白被滚落的山石砸中,虽然侥幸保住一条性命,但脊柱和内脏都受了重伤,致使她在之后的五年中瘫痪在床,且时刻承受着脏器功能衰退的痛苦。   莫白坚持了五年,终究是撑不下
  • 0
    华易烟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古色古香的婴儿床上。   而她的身体变得十分娇小,挥舞着小小的双手咿咿吖吖。   华易烟震惊了,上一秒她还在和虐待动物的歹徒搏斗,谁知被人背后一棍,她瞬间眼前一黑,再睁眼就变成了一个婴儿。   难道她穿越了,而且还穿越成一个婴孩?   就在华易烟还没搞清眼前状况时,下一秒,一张硕大的老脸从头顶垂向自己眼前,泫然欲泣的声音从上空传来:   “华小姐,你可别怪我。你要怪就怪梁纤
  • 0
    宋菁摘下手上的一次性丁.腈手套,手心被密封的手套浸得有些汗津津的,随后脱下身上的实验服挂好。   她有些嫌弃地盯了一眼自己的手,随后转身将手洗干净又抽了几张纸巾里里外外地将手擦干净。等走回办公室的时候,隔壁位置的两个同事都不在位置上。   宋菁没有多想,打开睡眠了一个下午的电脑,处理一下刚刚新鲜出炉的数据。   处理手上这组数据并不困难,更何况宋菁早就已经熟能生巧,没几分钟她就完成了手上的工作。她坐在
  • 4
    姜暄和虽生的貌美娇艳,也只能成为嫡姐替代品被送上龙床。旁人都道当朝皇帝冷漠无情,杀伐果断,更是不近女色清冷自持只有姜暄和知道,那男人是如何疯狂。本以为只是男人一时兴起,时间长了也就淡了,却不想姜暄和离开后,那暴君却疯了似的满世界找她! ●精彩试读 “怎么这样娇气,这就受不住了?” “不准逃!” 脚踝忽然被-只大掌扼住,姜暄和下意识嘤咛一声,眉眼紧蹙。 她只觉得浑身湿漉漉的,被风一吹,身上便寒毛直竖。
    lbhdsg 4-15
  • 2
    《亲爱的鲸鱼小姐》 成鲸鲸🍬容岸 🎀成鲸鲸万万没想到,为了报复劈腿的前男友,却不小心招惹到另一尊大神。 🎀他的出现,让成鲸鲸相信世界上真的会有那么一个人,喜欢她的微笑、接受她的平凡、分担她的烦恼。
  • 2
    💌牧不烟渡💌 — 季严凛✨牧念河 💋一句话介简:京圈大佬X温墓柔碑设计师 💋再见季严凛是,在京市初那雪天。带她着未婚夫去给祖父母坟上,远远看见个一人穿着色黑大衣,右撑手伞,将一束白郁色金香放在老二墓碑前。
  • 2
    《我的新郎逃婚了》 白凝🌿叶宴 🍊她深深爱了他这么多年,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他,和他白头偕老。叶母死后,他责怪她,冷落她,如期和她举办婚礼,第二天却这样残忍的逼她离婚! 🍊对上他冷漠的眼眸,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苦的煎熬。明明她如此深爱的一个人,却如此残忍对她。
  • 3
    < 白月光是年代文假千金 > 傅墨白✨苏鸢 在东北某部队家属院,所有人都知道,不苟言笑的傅团长最疼媳妇,哪怕条件艰苦,也要让媳妇吃最好的,穿最暖的!
  • 1
    庆宁十三年冬。 恭国府,徐幼薇自焚而死。 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尸骨无存。 后来京中提起这位恭国府最后一位夫人,只剩叹息。 叹她可怜,因一纸婚书远嫁赴京,却成了兼祧妻。 ——她本该嫁的夫君早在战场死无全尸,恭国府无后,是老夫人请来忠国府嫡子陆承焱代堂兄娶妻生子,以续香火。 叹她命苦,十年间生下的两儿一女竟接连意外而死,最后自己也发疯自焚。 …… 再次睁眼。 徐幼薇竟回到了嫁入恭国府那年! 她看着梳妆镜里自己那张年
    漫书房4 4-14
  • 2
    喜欢的姐妹评论区11留言
    pugengen 4-14
  • 0
    上京十二月,早就已经下过一场大雪。 姜绵绵跪在冰天雪地里,一步一步的朝大殿的方向爬去。 “求陛下赐药,救我孩儿!” 膝盖磨破流出来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台阶,她脸色苍白,瘦弱的身子在风中摇摇欲坠。 房檐下站着的奴才们看着台阶下跪得满身是血的姜绵绵,不禁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真是活该,整个京城谁人不知,当初陛下还是太子的时候,将她可真是宠到了天上去,可在陛下遭人陷害,被废黜流放的时候,她却为了荣华富贵,跟陛下
  • 1
    我对程雪一见钟情,但程雪并不爱我。 她妈妈患上尿毒症,无钱医治。 我拿出一百万逼她跟我在一起, 还将她的男友陆宇送出国深造。 结婚后,她不愿意给我生孩子,我却无怨无悔养大了她跟陆宇的孩子。 二十年后,这个孩子开车将我撞进医院, 程雪亲手拔了我的氧气管。 她说,“陆宇回来了…… “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应该成全我!” 我死后, 他们一家三口终于幸福地生活在我亲手打造的金钱王国里。 1 再次睁眼,我手里正拿着巨额支票,留
    漫书房4 4-14
  • 3
    《穿成侯门主母,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主角🎈方许 🍊风暖半夏,闹市喧哗,摊贩的吆喝声中夹杂着马蹄哒哒。 🍊方许坐在红木椅上,双目紧阖,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挥动着扇子,若细细看去,便能瞧见她眼底轻微的乌青。
  • 0
    【小说】今日更新爆款 又是开心赚钱的一天,复制粘贴做起来
  • 0
    [lbk]庆祝[rbk]每天4数是才常态[lbk]庆祝[rbk] 每的天目标也不多,只是要四位就数行,听他说句这话,你是不想是打他[lbk]让我看看[rbk]?确有实很多人都慕羡他,曾经他这也样羡慕过别人,最成后为别羡人慕的对象,那你呢,只羡会慕别人吗?[lbk]奸笑[rbk]#小说推文#
  • 4
    【全文阅读TXT】 📩虞家满门忠烈,从不出废物! 上一世,虞家被人栽赃陷害,家破人亡。 虞云羲也被人埋伏,倾慕之人的背弃和利用,一片真心喂了狗。 📩重来一世。 先是抱上一个短命鬼。 再就是扮猪吃虎,韬光养晦,看我不把你们全都玩死。 什么? 虞云羲掏了掏耳朵。 🌿节选 扑通”一声。   水花四溅。   虞云羲直直落入了一个烟雾缭绕的温泉之中,温暖的泉水包裹着身躯。   她没有挣扎,而是放任身体沉溺其中,胸腔里的空气渐
  • 2
    《他在惊悚游戏里野翻了》 ———𝙹𝚂𝙶热文🈲悬疑文——— 宋楚心💗沈重 💒"当当当~惊速游戏开始啦!通关全部游戏的人,可以实现自己最想实现的愿望哦!"沈重看着自己当年手贱写下的愿望"自杀",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 花式作死说的大概就是他本人。 回望自己在惊悚游戏里的表现,沈重叹着气说∶ "每天都在惊悚游戏里绝地求生呢~"
  • 0
    “公元2035年五月八日,华夏国的科研人员在九阳雪山上挖出了一副千年冰棺,一个月后,冰棺即将解封,世界各国权威专家陆续抵达宁京博物馆。”   “据我国科研院院士,最高文物委员会主席蒋鑫德教授透露,冰棺里保存着一具千年不腐女尸,尸体完好……”   “池星瑶,墨迹什么呢?”   一声厉喝。   池星瑶猛的一激灵。   整洁的卧室,浅蓝色的墙壁,电视机里正播放着今日要闻,暖暖的阳光透过窗纱照射进来。   一景一物都
  • 0
    临海市,总统套房里。 巨大的落地窗能看到整座城市的夜景,房间里只开了一盏昏暗的灯。 蜷缩在沙发角落的钟迟,长长的睫毛不住的颤抖,目光落在手机上的信息——— “小迟,唐小辉要回国了!” 钟迟有些发怔,眼底间闪过一丝别样的情绪。 唐小辉,洛天出国三年的初恋。 钟迟联想到这两天听闻天水航空公司即将迎来新的飞行员。 原来就是唐小辉吗? 没想到三年后,他还是回来了。 浴室里的水流声穿透黑夜,钟迟神色空洞,不知道沉思着什
  • 0
    陆斯年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回来了。 他们结婚五年了,但他回家的日子却是屈指可数。 似乎永远都是他在家等他回来,偌大的房间冰冷刺骨,他活像一个在冷宫等着皇帝临幸的妃子。 客厅开了一小盏灯,光线打在身上有种温暖的感觉,但他的心却是一片冰凉。 门外似乎有些动静,他回头一看,居然真的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卢温惊喜的回头,只看见那个男人带着一身酒气,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 他两三步走过去想要搀扶,却被陆斯年一把推开,脸上
  • 0
    沈屹南摩挲着手上的戒指,站在客厅的结婚照前 。 明明之前那么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现在像隔了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门口传来的声响唤回了思绪。 沈屹南迎了上去,接过路知樾的西装外套,闻到不算淡的烟酒味道。 “先吃饭吗?” 路知樾嗯了一声,眉间是淡淡的疲倦:“我待会还有个工作,十点。” 沈屹南神色微顿:“我今天做了你爱吃的糖醋小排。” 路知樾没在意,随意嗯了声。 两人落座桌边,沈屹南举起酒杯:“祝贺我们结婚五周年…
  • 0
    闷热的夏日午后,江倾阳躲在房间里画画。   他画室在别墅一楼的拐角,两面挑高落地窗,窗外是绿影婆娑的枫叶和打理齐整的青草坪。   浓荫蔽日,满室阴凉。   画架旁的手机响了,江倾阳扫了眼来电按下接听,歪头用肩膀夹住,手上继续和着颜料:   “喂?”   “你收拾一下一会儿和我去少年宫吧,我答应了去帮人代几节课。”   江倾阳往画布上抹两笔,想也没想就拒绝:“不去,少年宫人太多了。”   “我今儿得搬几个石
  • 0
     痛......   谢千欢一睁开眼,竟是看见一个男人正强势地按着自己的双手,他双眸猩红,泛着浓郁的煞气,犹如阎罗殿的魔王!   “狗男人,你滚开!”   谢千欢惊慌之下,双手不停捶打着男人的背,拼命挣扎。   可她却感觉全身无力,一点劲都提不上来!   这是......被下毒了?   “别动。”   男人咬牙,扼住了女人纤细的脖子,其力道之大,连手背都青筋毕露,像是恨不能立刻掐死她!   他俯身,在她的耳畔冷声道:“你故
  • 0
     “很紧张?”   男人喑哑磁性的嗓音压在付胭的耳边。   “你疯了,这里是霍家……”   她一边躲,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手指攥紧沙发巾。   脸颊红透的模样惹得身后的男人更加狂野。   茶室外面来来往往的脚步声,今晚是霍家的家宴,很多人都回来了。   付胭担心随时会有人闯进来。   她不敢发出声音,可男人像存了心要捉弄她,一点一点地磨她,险些叫出声来。   玻璃上倒映着男人那张轮廓深隽的脸,一双眼睛带着几
  • 0
    在身体被穿越女夺走的第三年,我成功夺回了 身体。 可家人和爱人的心早已被穿越女占据。 他们对我百般嫌弃—— “都是因为你,浅浅才会离开,你才是占据别人身体的小偷!” 再后来,他们甚至设计杀害我,只为换回穿越女! 季家别墅。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又惊又喜,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下。 三年前,我的身体被穿越女顾浅占据。 而我只能变成一个游魂,眼睁睁看着她顶替自己取悦父母,还和未婚夫结了婚! 现在,我终于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 0
    她的妹妹死了。 死后第二天,她的丈夫怨恨的向她质问:“我已经和你结婚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她?” 她心中骤然一痛。 这就是她爱了半辈子的男人,实际上,他却恨透了她。 和她结婚也不过是因为妹妹得了白血病,而她,恰好能和妹妹匹配上罢了。 一种疲惫感瞬间侵袭了全身,她却还是强撑着站直身体。 扬起下巴,嗤笑一声:“你是警司吗?" 话落,他冰冷的眼神如刀般刺在她身上。 她攥紧了拳,仍是冷笑道:“警司都说我没罪,你凭什么
  • 0
    云海山区。 被泥石流席卷的村庄一片沉寂,所有救援工作都已进入尾声。 挂着“云海医院救援组”横幅的大巴停在路边。 连续奋战了半个多月的医护人员陆陆续续上了车。 安初月最后一个将医疗器械放进行李舱。 她刚关上舱门,转身便见时今安站在面前。 “结婚证带了吗?” 他嗓音冷冽,眉梢眼角满是疏离。 安初月愣住,一副不解的模样。 时今安蹙起眉:“来之前我们就说好,一回去直接离婚。” 闻言,安初月呼吸一滞,只能挤出句:“抱歉
  • 0
    “她跑了?” 唐门主殿,一位戴着青铜鬼面的男人听着身旁侍从的禀报,饶有兴趣地问, “查清楚了吗?” 鬼侍呈上一个锦盒,淡淡的血腥味散发出来。 盒子打开,里面竟装着一只苍白纤细的手。 从掌中茧的分布可以判断,这是一只属于神偷的惯用手! ······ 唐家老宅,大红灯笼挂满了街道,丝竹鼓乐不绝于耳。 燕莲蕊倚靠在花轿中摇摇晃晃,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几个时辰之前,她还奔逃在厚雪深林之中,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白茫茫的一片。
  • 0
    许家大小姐生活金迷纸醉,和身份低 微的谢二少爷全然不同。没人会将他们联系在一起。谢二少爷更是心中带有偏见:"你如果要玩,没必要招惹我。" 她花了三个月才将他拿下。青洛城传出两人恋爱,众人认为许家千金只图谢家病秧子的新鲜感。 后来戏言成真,谢二少爷站在雨里,得知她与青梅竹马未婚夫远走异国,离开前只给他留下一条冷冰冰的短信:【我们分手吧。】 原本求婚戒指在掌心箍出青痕,扎破皮肤,渗出血丝。 三年后,男人
  • 0
    男人下班回到家,一进门还以为他的乖宝会满心欢喜地扑过来迎接他回家,结果客厅里不但没有人,玄关处还有一堆乱七八糟洒在地上的狗粮…… "乖宝一一"他一边喊她,一边往楼上走去。结果刚走到二楼,迎面扑来一只毛绒绒的小玩意,直接撞到他腿上,然后摔了个四脚朝天。还不等他看清楚小东西的模样,小姑娘便穿着睡裙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边跑边在嘴里絮絮叨叨地低哄着,"小宝贝,别乱跑哦~来妈妈这里~" 说着小姑娘弯下腰
  • 0
    我的双胞胎妹妹沈林珞是万人迷。 今早她再次赖床睡过头,保姆第三次去敲门喊她起床,得到几声含糊的回应声后和在一楼吃早饭看报的大哥感叹: “唉,二小姐这孩子,昨晚一定又看谱子看到半夜,要不,沈先生给她请个假,让二小姐好好休息?” 大哥沈林臣面无表情地翻过报纸,眼睛却一直黏在二楼那扇紧闭的门上。 我知道他正在认真考虑收购学校更改早课时间的可能性。 距离上课仅剩十五分钟,我收起单词本出门,从院子里找到被保姆藏起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