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好吧
关注: 4,623 贴子: 84,394

赵明泽 - 李好

  • 3
    穆太太沈蓉看着叶涵,硬着头皮道:“过来这边,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姐姐有容,以后你们姐妹俩可要好好相处。” 穆太太表面笑容依旧,其实已经恨透了叶涵。 叶涵这个***,明明就不是她女儿,还赖在他们家不走。 真是不要脸! 叶涵不走也行,他们穆家有的是办法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叶涵看向穆有容,“你好。” 穆有容并没有理会叶涵,而是转头看向沈蓉,红着眼眶问道:“妈,我不是只有两个哥哥吗?她是你女儿,那我又是谁?”
  • 3
    “滚,还有你。” 他一手指向另外一位姑娘。 当即,两人脸色青白,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而他已如没事人似得,拍拍衣袖走了,不带任何云彩。 真是渣男啊,真渣,比周成明对女人都渣。 诚然如老管家或者客栈大娘说的,她来封府,除了第一天刚进门时,遇到封少,之后连个人影也瞧不见。因为他真的很忙。作为一个渣男,除了每天到处沾花惹草,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弃一个之外,他还是通朝的首富,业务繁忙。 而刘絲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封少院
  • 3
    “以后跟着好好学。刚才跟你说的,你记住就好,不该想的别想。” “是。” 这一路跟着管家到了封少的庭院,还没走进,便听到里面传来嘤嘤哭声。 管家皱眉: “又是哪个蠢家伙在这吵。” 一推门,果然见两个年轻姑娘正在吵,发鬓散乱,衣衫也不整,似刚动过手,此时都哭的梨花带雨,而她们面前是一个男子,似完全不受两个姑娘的影响,一派悠闲的坐在石桌旁品茶。 他穿着一袭白衫,腰间缀着一块翡玉,熠熠生辉。身型高大,举手投足间,
  • 3
    刘絲一进封府,老管家从上到下打量了她半晌,最后冲客栈大娘满意的点头 “这丫鬟不错,又瘦又瘪,肤色又黄,少爷准瞧不上,带她到少爷房内打杂正好。” 客栈大娘连声回答: “是是是。”然后拿着银两欢天喜地的走了。 詩蕊则跟着老管家去那封少的院落。这一路上,她低着头,谦卑的跟着走,但已把封府的地理位置,结构都用心记下,以防万一要跑路,不至于像无头苍蝇。 一路上,管家也跟她说了几样注意事项 “在府里干活,尤其是少爷那
  • 3
    “长的稍有姿色的都想着如何爬上封少的床,还有谁好好干活?经历过的又都在私下争风吃醋,还有谁好好干活?封府的管家都急了,这府里一天没人干活可不行,所以管家放话了,这回再找丫鬟,一定要找长的丑的。” 原来是这样。 “管家就不怕他们封少,看腻了美女,哪天口味大变,看上丑女?” 客栈大娘哈哈大笑: “姑娘,别做白日梦了。多的是跟你一样想法的丑姑娘们,家境好的,坏的,都去封府当丫鬟,别说上封少的床,连人影都看不
  • 3
    今天是真千金叶有容正式回归穆家的日子,穆家人非常重视叶有容,所以在楼下大摆筵席,请了无数名门望族亲朋好友。 回忆到这里,叶涵眯了眯眼睛,从现在开始,叶有容会变成穆有容。 而她也会从穆灼变成叶涵。 她们错位的人生,会在此刻步入正轨。 整理好思绪之后,叶涵打开柜子,准备去冲个澡。 身上全是酒味和汗味,大夏天的,实在是不舒服。 刚打开柜子,叶涵便被柜子里的衣服惊了下,入眼全是一些夸张到极致的衣服,大圆领的露胸装
  • 3
    叶涵再次睁开眼睛,眼前是黑漆漆的一片。 鼻腔里尽是浓烈的酒味儿。 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作为一个科技大佬, 叶涵敏锐的发现周围的气息已经变了,这里已不再是她生活的那个世界。 这是哪里? 她没死? 叶涵摸索着拉开了灯。 “啪——” 屋子里亮起雪白的光。 叶涵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紧拉着的窗帘,满屋子的空酒瓶,还有抽了一地的烟头,无一不预示着屋主人的糟糕情绪。 就在这时,叶涵的脑海涌入无数记忆碎片。 叶涵慢条斯
  • 3
    叶白微是真的嫌弃。 然而这话说不得,卫衡眼中明晃晃写着暧昧,倒是让她生了几分火气。 她扯了扯唇角,皮笑肉不笑:“哪儿能呢,这玉如意品质上乘,不是凡品,小叔有心了。” 可惜了,玉如意是个好东西,眼前人却不是好东西。 “大嫂喜欢便好。” 卫衡笑着,双手托着玉如意,瞧着真心诚意,然而看着叶白微的眼神,却像是要将她给吃干抹净似的。 室内除却他二人便只剩下丫鬟,可越是这样,叶白微越知道对自己不利,知道这烫手山芋不接
  • 3
    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叶白微一时乱了阵脚,倒是丫鬟的话解救了她:“主子们请先在偏厅等候,奴婢这就去给老夫人回话。” 若只叶白微一人在倒罢了,如今卫衡也来了,下马威便不能再用。 丫鬟见风使舵,不着痕迹的遮掩了此事,叶白微这会儿也顾不上计较,忙的应声,转身便进了偏厅,谁知卫衡也随着一起走了进来。 卫衡进门后也不坐,先给叶白微施了一礼,歉疚道:“先前在泉州办差,未及赶上兄嫂婚期,还望大嫂不要见怪。” 他脸上笑
  • 3
    她立刻回复了一条黑评:“睁大你的钛合金狗眼看清楚,姐可比照片里的腿要长、腰要细,胸还大,眼瞎啊?” 莉姐想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 仅仅十几分钟之后,“唐文迪怒怼网友”的词条,也上了热搜。 要说娱乐圈的女艺人,什么样的类型都有,但是像唐文迪这样以美艳知名,遇事却正面刚,从来不手软的反差人设,只此一个。 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她在路人眼中的形象,只能是妖艳贱货,让人又爱又恨。 一时之间,关于她的风评,也迅速地
  • 3
    莉姐想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 仅仅十几分钟之后,“叶露珠怒怼网友”的词条,也上了热搜。 要说娱乐圈的女艺人,什么样的类型都有,但是像叶露珠这样以美艳知名,遇事却正面刚,从来不手软的反差人设,只此一个。 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她在路人眼中的形象,只能是妖艳贱货,让人又爱又恨。 一时之间,关于她的风评,也迅速地两极分化起来。 “叶露珠,要不是黎先生一直以来护着你,就像你这样乱怼网友,早就被骂得渣都不剩了。”莉
  • 3
    “纪,白小姐。” 梁枫一下子还真的不习惯换了称呼,三番两次都差点出错了。 白汐听到有人叫自己,用力一把拉开了环在自己头上的手,头刚从秦墨怀里面抬起来,她就看到纪辰凌的秘书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挤到了这是非中心。 “梁秘书,有事?” 梁枫被那些记者推了一下,人没站稳,有些狼狈地踉跄了一下,好几秒才勉强站稳:“白小姐,纪总让你过去一趟。” 听到他的话,白汐挑了挑眉,视线掠过梁枫看向十多米开外的黑色轿车。 特质的车窗
  • 3
    秦墨这么一个万千少女的当红偶像,一张脸帅得那么惨绝人寰,白汐心不怦怦跳两下都对不起他那张脸了。 她跟纪辰凌结婚三年都没有过这样亲密的拥抱,秦墨这样抱着她,身上淡淡的特调香水味不断地提醒着他的存在。 白汐脸热得厉害,想从他怀里面出来,却不想秦墨直接一手就环住了她的头,她被捂着到他的怀里面,耳边是男人有条不紊的心跳声,外面是那些狗仔队锲而不舍的追问以及拍照声,她整个人都有些浑噩,被秦墨半抱半拖地带着往前
  • 3
    她说着,把早就准备好的资料塞到窗口里面。 离婚比结婚还要快,协议书早就签好了,不过是等着民政局盖个公章。 前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两人就从民政局里面出来了。 纪辰凌走在前头,自从拿到离婚证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看过她一眼。 白汐停了下来,看着他渐渐走远的身影,心中翻江倒海的难受。 一辆玛莎拉蒂突然停在了路边,豪车太过惹眼,白汐的感伤都被打散了纪多,视线忍不住落到那豪车身上。 只见那玛莎拉蒂车门被推开,带着墨镜的
  • 3
    她家之前开餐馆的,买彩票暴富后就混吃养老了。 宋青苑又多烧了一锅水,最后做了一顿疙瘩面汤,调料也少得可怜,只有简单的粗盐,胡椒粉,罐子里的一点点油,宋青苑都给刮了。 忙活完,屋子里渐渐温暖起来,炕也烧热了。 宋青苑将阿元的夹袄找出来,重新给他穿上,不过衣服可能是谁淘汰给他的,大小不是很合适,而且还有补丁。 宋青苑端起自己的大粗搪瓷碗,一面对看着自己的小不点说,“看着时间不早了,娘亲做了疙瘩汤,等吃完,
  • 3
    这时,那进入庙中的刀疤男一声冷哼。 法力暴动,周身涌现出恐怖吸力。 那少女惊呼,还没来得及反应,瘦小的身躯就飞入庙中,‘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哎哟,痛死我啦。” “灵宝儿,给老子老实点!” “不要想着逃走,惹怒了老子,哪怕你爹是九剑宗的宗主,老子也一巴掌拍死你!” “好哇,那你拍死我,看我爹爹怎么用一根手指头戳死你!” 灵宝儿俨然不惧,对那刀疤男瞪着眼睛对峙! 刀疤男大怒,就要上前教训这不知好歹的灵宝
  • 3
    可偏偏,感情是不讲道理的。 此时天空下起绵绵细雨,打湿了罗青青额前的刘海,她刚要转身,突然一个脚底打滑。 一双有力的大掌抓住了她的手,及时将她拉了回来。 罗青青抬头,愣住了。 眼前的男人迎着晨雾,莫名有种说不出的淡雅飘逸。 身后那葱葱郁郁的绿树,一瞬间变得极淡极淡,化为他身后浅浅的背景。 容琛将罗青青安顿好以后,嗓音温柔却带着一股力量:"下雨路滑,要当心。" 罗青青点了点头:"谢谢。" 容琛将视线移
  • 3
    迎着晨曦,她慢慢起身,第一次在秦北年之前离开别墅。 站在空荡荡的街道,罗青青第一次生出了对爱情的迷惘。 她打车来到一座寺庙。 天蒙蒙亮,晨风刺骨,此时的寺庙还没什么人。 天空中飘起朦胧的烟火,似乎在吸引着她走进去。 罗青青走进月老殿,找了一个小师傅问道:"您好,请问这里在哪抽签?" 小师傅指明一处位置,笑容和蔼:"缘分天定,诚心即可。" 罗青青谢过后,走进大殿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一脸虔诚。 她心中
  • 3
    尤其是白天自己还对她发了脾气。 怕是有什么要紧事找自己吧? 莫名的,邵峯发现自己在担心那个久违的家,还有被他遗忘已久的女人。 “峯哥,我怀孕了。”佘悠悠看出了邵峯眸中情绪的转变,慌忙开口。 邵峯幽深的眼眸闪了闪,轻启薄唇:“然后呢?” 佘悠悠一怔,脑海里不由自主回想起那个冷淡高贵的女人。 “孩子不能没有爸爸,我也不想让我们的孩子做私生子……”佘悠悠怯怯开口,眼神带着试探和期待。 邵峯的眼神冷了几分,他伸出
  • 3
    喝飘了的云曦,总算记起来自己来纯色的目的了。 她“蹭”地一下站起来,“他在哪儿?” “二楼”,齐真桢扯着云曦的袖子,“曦姐,你说老大他不会真要下海做那吧?” 云曦一记冷眼扫过去,“咋?看不起做那的?” “那哪儿能啊!”齐真桢摩拳擦掌,“我就是好奇啥条件才能把他给包了,你想想,就那长相、那身材啧啧,那技术肯定也不会差。要是给他当金主,让他干嘛就干嘛,那多刺激!” 云曦怀疑自己喝了假酒,竟觉得这个提议有点诱
  • 3
    “回家洗洗睡吧姐姐,梦里啥都有。就封老大那朵孤清冷傲的高岭之花,就算跌落神坛,那也是一株袅袅独立众所非的空谷幽兰。” “屁的个空谷幽兰!他都在朋友圈公开求包养了,我看撑死了也就是朵大白莲!” “什么?”棠溪震惊得牙花子都露出来了,她迅速摸出手机翻看封辞的朋友圈。 上面一如既往地显示着三天可见,棠溪把手机屏幕朝着云曦面前一怼,“老子信了你的邪。” 云曦摇摇晃晃看了半天,不高兴地皱起了眉,她不相信自己再三
  • 3
    “对不起。”姜宁赶忙出声道歉。 靳时琛是她得罪不起的人,她很清楚。 靳时琛仍然捏着手机,手机放在耳边,另外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 那眼神……很诡异。 姜宁被看得发毛,抿着嘴唇,呼吸的速度都放慢了不少。 “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了?” “先这样,好好养伤,伤好了再来找我。” 说完这句话,靳时琛挂了电话。 他一手捏着手机,目光仍旧停留在姜宁的身上,上下打量着。 姜宁大脑飞速运转着,她后退了一步,朝着
  • 3
    很快,不仅是医生,连院长都赶了过来,亲自查看苏夏雪膝盖上的伤口。 苏夏雪被扶着坐在沙发上,捂着脸低声抽泣。 “怎么回事?”院长厉声问道。 护士急忙说:“这位小姐说……说封医生把她推到了花瓶碎片里……” 院长脸色一变,立马质问封颜:“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推病人?” 封颜躺在病床上,镇定道:“您看我现在的样子,能推得动她吗?” “那你的意思是,我自己跪下去的?”苏夏雪哭着道,“封医生,你怎么能这样?这件事情我
  • 3
    苏夏雪扫了封颜一眼,扬手将一份文件扔在封颜的脸上:“这是我们签的工作合同,当初说好的,你要保证我怀孕,以及平安分娩。违约的话,赔偿一千万。” 封颜冷静道:“但前提是,你要能怀上孩子。我只保证你备孕期间的身体状况以及……” “我怀孕了。”苏夏雪骄傲道,“封小姐,现在该你履行义务了。我现在就要做产检,你马上给我安排。” 封颜僵住:“你怀孕了?” 苏夏雪得意洋洋:“是啊,封颜,就算你是辞生的妻子又怎么样,你
  • 3
    “你为什么不回我信息?”封颜反过来问他。 顾辞生却没有回答。 封颜无法理解他的沉默:“顾辞生,你到底离不离婚?” 顾辞生冷声道:“你就这么想离吗?” 封颜被气笑了:“是你出轨,也是你提的离婚,现在我只是答应你而已。” “那我不离了。”顾辞生毫无情绪道。 封颜一愣:“顾辞生,你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不想让你好过。”顾辞生道,“我要你往后的每一天,都活在痛苦里。” 封颜顿住,半响后才道:“为什么?我
  • 3
    “人总是会变的,从前我怕猫,现在……”她顿了顿,语气寂寥了几分,“现在我怕的是故人心易变。” 她第一次接触到小动物就是陆靖庭送她的猫,她那时有些害怕。 鲜衣怒马的少年,就那样抱着怀中不安分的小猫浅声哄她。 “璃儿莫怕,小猫是追风,是阿庭送给璃儿的礼物。” “猫有九条命,阿庭爱璃儿亦有九世,永远不变。” 少年人口中的山盟海誓和耳鬓厮磨,在时光中如风刮散,无处可寻。 魏琉璃晃着神,丫鬟翠云敲门进来,问她明日生
  • 3
    魏琉璃闻着他身上陌生的芙蓉香,忍不住问道:“昨日……” “昨日我与裴柔,是在商谈要事。”陆靖庭打断道,字里行间少了几分耐心。 魏琉璃话语一噎,未尽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他都没听她想问什么,搪塞的解释却永远没有变过。 每次从练武场回来,他的衣裳上都是那位裴姑娘独用的芙蓉香。 显而易见的谎言拙劣到魏琉璃甚至不愿意拆穿。 “我走了,还有事要办。”陆靖庭没注意到魏琉璃脸色的变化,转身走了出去。 魏琉璃看着陆靖庭渐行
  • 3
    我痛苦地闭上眼,疲倦到不想说话,眼泪却不停地流。 “离婚?”周朝年声音沉冷,含着一丝讥笑,“你想离婚,好啊。” “净身出户,小宝归我。” 我如遭雷劈,惶然看他。 我原以为他对宋媛那般偏爱就是极限了,没想到他这么绝情,一点情分都不留给我。 这场婚姻,我是完完全全的弱势者,周朝年位高权重,只要他不愿给,我就什么都拿不到。 财产拿不到不算什么,可小宝是我的一切啊…… 他看着我,忽然俯下身来,伸手轻轻地摸我的头,
  • 3
    我虽然生气,但也没想过要害一个孕妇。我也是怀孕过的人,知道流产对身体的伤害有多大。 于是我连忙掏出手机,要叫救护车。 与此同时,门口传来一声怒吼:“你们在做什么?” 是崇言! 我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心里安定了不少,想和他说明情况:“崇言,宋小姐她……” 可崇言看都不看我,一把将我推开,我猝不及防,跌在茶几上,后腰传来尖锐的疼痛。 崇言紧张地抱起宋媛,小声宽慰,就好像在呵护自己的珍宝:“没事,会没事的。” 宋
  • 3
    宋媛脸色骤变,复又讥讽一笑:“就你那病恹恹的孩子,能活多久?” 我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拧得滴血,疯了似的大喊:“闭嘴!你怎么能这么诅咒一个孩子!” “你不用挑拨离间了!”我怒火中烧,步步紧逼她,心中的火气激得我想毁掉一些什么,“崇言不会喜欢你这种恶毒的女人。” 她怔住,一扫之前的嚣张自信,被我逼得连连后退,嘴上仍不肯认输:“我说的有错吗?你那孩子本来就是个病秧子!” “他出生时弱得就像一只猫,出气
  • 3
    哭声渐渐远去,李霞头一歪,闭上眼睛,阖然长逝。 头有些晕,李霞抚着额头睁眼,朦胧中看到的场景让她觉得有些恍惚。这地儿怎么像是娘家以前的房子啊。 低矮的泥墙,昏暗的屋子,还有那个几块木板搭起来的简易衣柜。李霞抬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就看到了一双鲜嫩的手。 是的,鲜嫩,年轻的,皮肉饱满的手。虽然掌心带着茧子,但这双手绝不可能属于一个六十四岁的老人。 李霞一跃而起,扑向桌子上的圆镜。 镜中的女子满目震惊,正是年轻
  • 3
    灵堂里哭声一片,李霞却只觉得浑身轻松。 赵志国,他终于死了啊。五年前,六十五岁的赵志国汹酒过度得了脑溢血,死倒没死成,却成了个半身不遂的残疾人。 这下子,他那个情人立刻卷钱走人,还得是她这个发妻辛辛苦苦地伺候。 一伺候就是五年。 想想这辈子,李霞只觉得累。 当姑娘时,自己是大姐,得照顾小弟小妹,所以成绩再好也没有书念。嫁人了,因为自己是农村的,所以处处矮人一头。在婆家做再多都是应该的,少做一点就是一顿冷
  • 3
    皇后想要栽赃他们母子,简直再简单不过。 先说皇后早就视容妃为眼中钉肉中刺,自己一死,受益最大的,也正是眼前的赵嵩。 如此手段,简直卑鄙! “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咋们毕竟兄弟一场,我好意来给你送行,你这岂不是寒了我的心?” 赵嵩摇摇头,围着赵铮踱步打量,故作心痛状。 “啧啧,堂堂一国皇子,年纪轻轻就要被砍头,可惜了,可惜了……” 呵! 赵铮鼻孔轻哼,没有回答,只是目光更冷了几分。 可惜了?这不是你一直希望看到
  • 3
    孙凤花脚步顿住,不高兴了:“不是告诉过她们,我今天来提亲的吗?怎么还跑出去?” 机会啊,段小娟睁着眼睛开始瞎说:“哦,可能是我爸妈不太同间这门婚事,但是熟人又不好拒绝,所以才避出去的吧。” 孙凤花的脸色已经全黑了:“小娟,你搞错了吧。我们家可是居民户口,要不是看在咱俩家曾经的交情上,这好事哪里能轮得到你啊?别不是你爸妈听别人编排了什么,所以起疑心了吧。” 段小娟摇摇头:“这个我不知道。” “小娟,你现
  • 3
    其实她一眼就认出来了,来人可不就是她那个刻薄小气,以搓磨她为乐的前婆婆么?不过,现在她还是得装一装的。 “我是你赵伯母啊,小时候住你家隔壁的,那会我就说要你做我家媳妇呢!你妈妈没说我今儿要来吗?”孙凤花热情不减,还想上前拉段小娟的手,被她不动声色地移了开。 段小娟露出吃惊的模样:“赵伯母?我妈倒是说赵家要来提亲,我还以为媒人会一起来呢,怎么就只你一个人?” 孙凤花有些尴尬,但很快又恢复了镇定:“咱两家
  • 3
    青丘大荒,新帝姬登基。 不管是哪个身份,她都该到场。 涂山南漓到青丘之时,继承大典刚刚开始。 她站在上首,遥遥的看着新一任帝姬徐徐走来。 可距离愈发的近,涂山南漓的脸色就愈发的难看。 涂山玉芙! 怎么会是她! 可下一刻,两日的事情连成线,涂山南漓也就知道昨夜尚渊的急切是为何。 涂山玉芙一步一步踏上阶梯,站至离涂山南漓两步远的地方。 "诶,瞧见了么?!" "什么?!" "新任帝姬的手上!" "那不是…
  • 3
    这是她的命! 七百年前,父帝战死,兄长重伤。 她身为帝姬因着私心无法对比翼鸟一族出手。 为弥补愧疚,她将自身神魂度了十之八九给兄长,留存住他的命。 而她自己,剩余的寿命也只够千年,不过强弩之末。 她该离开的,该回去看看族人,看看兄长。 可她和尚渊之间只有七十年了…… 涂山南漓想到这儿就觉得心尖一阵剧痛。 那是她爱了多年,却得不到的男子,她的挚爱! 可在他的心里,她原来连朋友都算不上了…… "尚渊,连我自己都
  • 3
    此时,苏默已经跃跃欲试了。 眼下,他第一个能够进入的世界,也已经在系统当中的“位面”模块里标注了出来。 “魔法一级世界。” “科技一级世界。” 这两个位面的标注,让苏默扬了扬眉毛。 有些难以理解这两个一级世界具体是什么意思。 不过系统的声音马上就传了出来,为他答疑解惑。 “魔法一级世界,一级科技一级世界,都是最为基础的位面。” “魔法一级世界,相当于是宿主理解当中,指环王世界的魔法等级水准。” “科技一级世界
  • 3
    "司夜爵,结婚是你说的,我也给过你机会选择,我从没逼你!" 姜笙的音调一下子拔高:"可你呢,婚礼不来,你究竟将我当做什么?!" "我不想跟你吵。" 姜笙自嘲一笑,难道她想跟他吵吗? 他们青梅竹马,从小她就总喜欢跟在他身后一口一个"言哥哥"的叫他。 后来长大,他们理所当然的相爱。 刚在一起的时候,司夜爵口口声声说会对她好一辈子,可是现在离他说的一辈子,也才过去了三年。 他还说,他们会在二十四
  • 3
    今天是她的婚礼,可新郎司夜爵没有出现。 姜笙站在台上,耳边充斥着满座亲朋的窃窃私语。 想哭吗? 想。 可她要真哭出来,场面就更难看了。 姜笙固执的站在那儿看着教堂大门。 可看着天色从亮到黑,人群散去,自己终究没有等来司夜爵…… 夜色低垂,姜笙穿着婚纱赤脚走在人潮拥挤的大街。 她的婚纱在人群中格外显眼,她看着路人眼中充斥着的好奇和嘲笑。 可也许是心情太过沉重,反压抑成了一片空白。 她迈着僵硬的脚步,一步步回到她
  • 3
    身上的每一处都是青紫的痕迹,全是被顾为止折腾出来的。 他根本没把我当个人看,甚至,狗都不如。 两个小时后,顾为止一脚把我踹下床。 我缩在地板上,不愿意抬头。 我脸上很脏。 不仅有泪水,还有别的脏东西。 顾为止随手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有意无意地撇着我。 空气里顿时弥漫着烟味,和那股羞耻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无端的呛人。 他从抽屉里掏出一叠叠现金扔在我脸上,脸上的表情格外的高高在上,“一万块一次,宋颜,这钱赚得容
  • 3
    他要把我往死里整。 喉间的不适,让我胃里翻江倒海。 我每闪躲一下,他抓着我头发的手就更用力。 我仰着脸,痛苦而耻辱的眼泪刷刷落下。 0 第2章 吃药总比堕胎伤害少 从前看书,书里常有人用“炼狱”二字来形容自己生活、处境之艰难。 我以前看着,只觉得矫情又可笑,谁见过炼狱什么样儿?不过是无病呻吟的矫情。 但此时,我才感受到这两个字的精髓。 我现在的日子就是炼狱。 从浴室到卧室,我遭受了顾为止一次又一次非人的折磨。 喉间
  • 3
    一辈子都只能当他的女人,休想嫁入世子府! 不论他们怎么吵怎么闹,虞照晚始终没什么表情,眼神空洞洞的,目无焦距的落在一处。 她的唇角翕动着,无声念着一句‘虞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虞空照晚’。 这首诗,是她名字的来源。 母亲在世时被父亲辜负,为她取名照晚,寓意她未来的夫君,可以好好的珍惜她,珍惜与她在一起的时光,不再有辜负。 她与凌霄彻说了她名字的含义与母亲的心愿后,凌霄彻曾跪在她母亲的牌位前发誓—— “凌霄彻
  • 3
    虞照晚照做了。 从她屈膝的那一刻开始,这世上她所留住的最后一点尊严,被践踏完了。 怜儿的眼泪滚出来,挣扎着要起来,又被人摁回去,声嘶力竭:“小姐,小姐不要这样……奴婢死不足惜,不值得您这样对待——” 虞照晚脸色苍白的跪在地上,手里端着滚烫的茶杯,背脊却挺得笔直。 她腿有旧疾,跪着极疼,而路上有细碎的石子,跪着走的每一步,都像是有人拿着一百根针,死命的戳着她的膝盖。 她重伤未愈,如果不是着急来寻怜儿,她甚
  • 0
    我是颜狗:黑粉大大今天骂乔鹿了吗?骂了。” “鹿鹿盛世美颜:?卸了妆的鹿鹿?我都没见过你凭什么见?这年头黑粉都能见蒸煮了我却还在网|上冲浪???” “鹿鹿心头挚爱:我酸了。” “鹿鹿美炸天际:酸了1。” “哥你哪位:只有我好奇黑粉大哥什么身份吗?永远有第一手消息……” “我这么美:顶楼上,顺便问句,传闻说的乔鹿受伤是真的假的?” 顾严回复:“医院躺着呢。” “我这么美:!!!真的假的!黑粉大哥你怎么比粉头消息
  • 3
    孙主任看着惨死的赵五六,吓得直接尿了裤子! 与此同时, 门外,突然走进来一名年轻女子! 她身穿白色长裙,脸蛋漂亮的不像话却面无表情,一尘不染的薄纱上,有几块不起眼的血迹,很新鲜! 她叫李玲珑,她是宁颜的助手,更是宁颜麾下第一心腹! “宁先生,” 李玲珑对宁颜躬身一礼,满脸恭敬说道:“守在外面的赵家嫡系,已经全部解决干净!” 解决干净,就意味着已经全部杀光! 说完, 李玲珑看了眼满身是血的宁囡囡,忍不住脸色一沉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妈妈

目录: 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