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北云吧
关注: 19 贴子: 146

  • 目录:
  • 11
    正好问问大家,这本小说构思尚可,但是我确实不喜欢主角这种性格,一个现代人还是数理化专业的,穿越十年,还是鬼谷子传人,最初中这了适应时代我能理解,然后,你钱也有了,不发展势力有点说不过去了吧?再有,又是公主又是郡主的,你一个一没功名,二没英名的人物,凭什么人家对你一见倾心?公凭你是流氓吗痞里痞气的?现在穿越小说全是这样,当花痴遇到那白吃,就会产生救世的英雄吗?什么逻辑?后来还双穿越,不知道作者有没有
  • 0
    有无宋北云书群内部文章,我实在不想看起点上的文章了,断的有点厉害。
  • 0
    宋北云始终认为一个时代的社会治安和整体吏治腌臜,一部分是因为贪欲难以磨灭,还有一部分就是娱乐项目太少太少了。 说实在话,宋北云在这里活了这么久,还真没有什么他能看得上眼的娱乐活动。 曾经他看过一本书名叫《全球化陷阱》,里头提到过一种名为“**乐”的理论,虽说这个理论主要是用来安抚大多数“被抛弃”的底层边缘民众,但实际上它的效果远不止安抚民众那么简单。 这种理论可以在很大范围上使社会多样化进程加快,并且极
  • 0
    宋北云组织的相亲还是比较成功的,丁相的侄女今年十八岁,要比北坡小上十岁,但北坡总归也是个书香门第出来的,知书达理而且还颇有才华,很对丁相的口味。 “丁相,去外头赏赏月?把时间让给年轻人?” 听到宋北云的话,丁相冷哼一声:“你又能大到哪里去?” “哎呀,走吧!我都备了上好的冰茶。” 北坡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宋北云一眼,而对面那个妙龄少女却大眼睛溜溜的看着北坡,眼含秋水的模样让北坡连话都说的不那么利索
  • 0
    虽然这几天宋北云整天都泡在工坊里,根本就没露面过,但明日却是孔祭了,他作为解元无论如何都是要出来站台的,好像据说要穿上很奇怪滑稽的衣服,跟着大学官进行一系列的祭祀典礼。   想到那个场面宋北云头皮都是麻的,但这事却是无论如何都推脱不得。   “烦。”   宋北云靠在椅子上轻轻摇晃,看着旁边金铃儿正在跟妙言进行着扑克大决战,她俩已经玩了一下午了,虽然金铃儿总是输,但她却因为沾染了新东西而根本不知疲倦,兴
  • 0
    啊,酸梅汤真好喝啊。   宋北云躺在树荫下的矮床上,身边放着巧云的弄得酸梅汤,味道纯正小火慢熬,汁纯味美,喝了就让人忘记烦恼不想工作。   “你整天就是躺在这里什么也不干。”   听到左柔的数落,宋北云慵懒的翻了个身子,将一根芦苇吸管插入酸梅汤的罐子里,吸的滋滋作响。   “巧云姐!你管管他啊,都懒成了癞皮狗。”左柔用手中的带子抽着宋北云的屁股:“你起来呀!”   能起来那就不是宋北云了,他顺手将左柔睡
  • 0
    “叔爷爷说的可是金国何欢何印清。”   宋北云转过头:“认识?”   晏殊手中甩着一根狗尾巴草,嘴角扯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手下败将罢了。就他?再修行百年便差也是不多了。十四岁便输我一头,十五岁不服卷土重来,十七岁连输三回,如今怕是又来一次了,我倒是不知这人来是一争高下还是有那龙阳之好,觉得我眉清目秀特地来瞧我一眼。”   “这么狂?”   “叔爷爷,倒也不是狂,就如叔爷爷你的大名如雷贯耳,虽说词写
  • 0
    “这可是我师门里的宝贝疙瘩,说句不中听的,王老哥你这文圣公可管不着他,他算是鬼谷门下弟子。”老御医与文圣公闲坐茶台,两人对酌:“我这小师弟,一等一的人才,你若是给他难堪,可别怪我不讲情面。”   文圣公摆手道:“大医官可莫要跟老朽说笑了,我为何要为难他。那孩子我一眼便相中了,孔祭上他面目清朗,正气凌然。且是对我王家有恩情,我怎的都不至于难为他。”   之前文圣公是真的对宋北云顶有好感,那孩子正符合他
  • 0
    “嘶……这般味道。”   王家少爷拿过罐子仔细嗅了嗅,这里头的东西看上去倒也是稀奇,而味道却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似苦却还留着香,细细闻着还有一股淡淡的焦香味,之后便是有种果木芬芳。   左芳神秘兮兮的说道:“姐夫,这可是从大食商人那弄来的叫做暗香果,据说是从遥远疆域那弄来的东西,十分珍贵。以这东西煮水喝,配以蜂蜜可让人神清气爽。”   王公子现在听到神清气爽四个字都会打个哆嗦,他将信将疑的看着
  • 0
    佾舞会场倒真的是有些气派,两边旗帜招展开来,一名书官宣读祭孔文章,四周围有些名门望族在旁观礼,为首者便是福王以及身穿礼装的瑞宝公主。   今日的金铃儿与往日不同,端庄正经,衣着华丽的她宛如一捧牡丹绽放在骄阳之下,美艳不可方物。   来不及细看,舞生已要入场,旁边众乐生也便开始吹奏起宏大的礼乐来,原本还有几分青春气的祭场霎时间就变得庄严肃穆起来。   而不管是舞生还是乐生,其实都是这榜的举子,君子六艺五
  • 0
    祭典结束,宋北云累得够呛,他看了一圈却并没有看到金铃儿,左顾右盼间却等来了福王的亲卫。   “宋大人,王爷让您过去一趟。”   既然是亲卫,哪里还能不认得宋北云呢,这个出入王府跟进自家门儿一样的奇男子,要不是他们不能乱说话,现在上去叫姑爷都完全没有问题。   “王爷找我?”   宋北云摘下头上复杂的帽子,边走边解开闷热的衣裳并趁着还未走远对正在一旁休息的玉生说道:“玉生哥,你且先走一步,我去那头有些事
  • 0
    “王公子,早日便跟你说了,切不可再服那五石散,你为何不听规劝?若是再不遵医嘱,便是神仙也救不回你了。”   王家公子趴在床上,身后插满了银针,剧烈的疼痛却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不适,反而疼痛所带来的刺激大大的缓解了戒断反应所带来的痛苦,让他脸上露出了舒爽的表情。   “你身子骨本就弱,三五年内就莫要亲近女色了。”宋北云很认真的叮嘱道:“每日慢跑半个时辰再在家中举石锁半个时辰,操练三遍五禽戏。日常饮食少盐油
  • 0
    用小木锤轻轻敲碎已经结块的泥土,露出里头还冒着热气的佛像,因为是一体浇筑,而且模具极精细所以即便是没有经过打磨也是让人看得赏心悦目。   “还是有点毛刺,不过在接受范围内。”宋北云走上去围着滚烫的铸造件绕了几圈:“只要稍微打磨一下就完美无瑕了。”   因为铸铁并不是那么纯净的原因,这佛像虽然惟妙惟肖但色泽却差了一些,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宋北云要的并不是多么高级的佛像而是要的是不模具材质的收缩比例。  
  • 0
    总体说来,就论服装上来看,左柔绝对第一名,身材修长、面容绝伦,配上花团锦簇的衣裳,哪怕是站在那不动声色也绝对艳压群芳。   第二么,可能就是瑞宝公主了,她的身份地位摆在那,要的就是个雍容大气,俏俏给她的方案就是复古唐制礼服,雍容华贵如同初绽之牡丹,因为是皇家,所以在配色上俏俏可以发挥的余地就更多了一些,大量的暗金色搭配以及奢华的头冠作为搭配,让她足以代表皇家的仪态。   至于巧云,俏俏的方案让她更是
  • 0
    匆匆赶到王府,宋北云觉得这气氛是最诡异的一次了,就真正有那种的肃杀之气。   他摸了摸后腰,但发现自己却是忘了带钢针,不过幸好带上了医药箱,毕竟可以顺手给王妃复查。   “王爷在里面等您了,您且进去吧。”   宋北云站在门口时,看着紧闭的大门,他撇了撇嘴,脑子里把自己这些年所有的事情过了一遍,然后脸上露出笑容,坦坦荡荡的推门而入。   进去之后,只有福王坐在那里,正一边看书一边饮茶,看到他娴熟的姿势就
  • 0
    北坡病了,吃不进、喝不进,发着高烧一夜之间便形容枯槁,他不想说话,一说话心里头就堵得慌。   枕边是那本已经看不清字迹的《三国演义》,窗外传来远寺的钟声,在他听来就如丧钟。   而此刻的宋北云正蹲在地上用一根木棍划着方格,一边划区域还一边说道:“三十多万人后日便到了是吧?比我预计的晚了点。”   “听闻路上死了不少人……诶。”金铃儿蹲在他身边,愁眉不展:“你说这人,怎的就如此不堪。”   宋北云轻笑一
  • 0
    金陵城内,钟楼于今日鸣钟起朝,官员纷纷整装前往皇宫前静待宫门。   这不鸣不朝的规矩,倒是让人恼怒,只是却无人敢言语,百官伫立烟雨之道上,不少人都在低声与身边同僚聊着天,而聊天的内容却是大同小异。   “这御史台怕是疯魔了。”礼部左侍郎董成小声对身边的工部侍郎说道:“居然胆敢参福王的本。”   “董兄,慎言。此事怕是不简单,听闻户部也参了一本,参的是福王动摇国本。”工部侍郎轻笑一声:“揣着明白装糊涂啊
  • 0
    “不舒服?”   宋北云以大夫的名义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了公主殿下的闺房之中,甚至连侍女都要亲自为他开门。   “关上门,冷的慌。”   金铃儿窝在被子里,慵慵懒懒的说道:“头昏沉沉的,有些不舒坦。”   转身关上门,宋北云走上前探了一下金铃儿的额头,发现稍稍有些发热,再将手伸到被子里找到了她的胳膊探了一下。   “嗯,风寒了,虽然还在早期,但是要是不处理,下午就要发出来了。”宋北云收回手:“昨天回来还洗
  • 0
    刚入小满,气温便骤然升高,云开雨霁之时,闷烦燥热便滚滚而来,数十万灾民被分割在各自的劳动区域中,更多新任命的组长在给他们分发早晨的绿豆汤。   “都给老子消停点,别挤。”   组长也是赤膊着上身,浑身上下汗如雨下,但今早集合作训时,上头说了,从五月到九月这四个月中,每个月都会有额外两贯钱的营收,说是叫“高温补贴”,这算下来一个月怎么也得有个六七贯的月钱,再加上身为组长还有那么点权,这帮泼皮一个个都精
  • 0
    三轮游戏下来,旁白都是赢家。   这三道都是有关于律法的游戏,每个人在里面都执行了他们所该干的事,但结果却并不好。   游戏虽然很有意思,但若是细细考虑下去却处处透着诡异,总感觉是一道无解的题。   “这是为何?”玉生靠在椅子上敏思苦想:“照理说,法则为法,依法处之不就行了?”   金铃儿也是眉头紧锁:“若是这般,天下不是大乱了?可为何还未乱?”   他们两个人的思考模式其实都没有问题,不光符合这个时代
  • 0
    “这些笔记就是所有的了,几位御医请看。”   在这个纸贵如油的年代,一下子拿出两尺多高的纸质文献,宋北云给几个御医的震撼其实并不亚于发现他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多谢小神医了。”   一位御医翻开一本笔记开始准备摘抄,不过当他打开之后,他就突然眼前一亮了。这些笔记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工整的字迹,一条一条条理得清晰可见,上头标注了常见与不常见的传染病的分类、救治、对症药物、应对措施和禁忌。   很多病症
  • 0
    “你咋又来了?”   正在给自己和玉生哥煲汤的宋北云尝了口咸淡,然后从锅中弄起一块海参放进了金铃儿的嘴里。   “辽国海参,一级品哦,不是王公贵族吃不到,我这可是托徐家的商队从那头带来的,你这鼻子跟狗似的,闻着味就来了。”宋北云看着正在嚼海参的金铃儿:“你父王不管你啊?这天都黑了。”   “我可是奉旨来的。”金铃儿坐在旁边:“快快快,给本宫盛一碗。”   “这是求人的态度?”宋北云轻笑一声:“没你的!
  • 0
    第三章了啊,晚上吃了饭再来第四章,男人吹出去的牛逼跪着也要写完。   大家订阅啊!一定要订阅!最初的几天,订阅才是王道,如果没得订阅的话,后头真的就万事皆休了。   ------------------   “北云慢走,愚兄就不送了,等身子好透时,定要去与你把酒言欢。”   “你可消停点吧,半年不能饮酒。”宋北云转身朝大门口的北坡拱手:“遵医嘱啊。”   北坡悻悻的笑了起来,但还是应下了,读书人的特点之一就是明事理,不管是不是
  • 0
    若是说天下什么人最好凑热闹,那无疑是那群自诩忧国忧民的读书人了,他们不在风口浪尖之时挺身而出,却总在风平浪静之后振聋发聩。   大宋成也这帮人、败也这帮人。   宋北云和自己那老师兄从灾民聚居区返回刚巧看到这么一众衣着光鲜的年轻人,他们在城门口处呼朋唤友,互道安康。彼此闲聊时都似是一副菩萨心肠,忧国忧民的。   然而反观宋北云,赤着脚,裤子上全是泥水,头脸上全是灰尘,旁边的二品大医官也差不多,只不过还
  • 0
    “不知道你爹在金陵城怎么样了。”   宋北云坐在长木桌前,今天是一周一度的休息日,至于什么是休息日,宋北云给出了解释,就是在紧张刺激的一周之后要腾出一天时间来犒劳自己。虽然用左柔的话来说“休沐就是休沐,弄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糊弄谁呢”。   “你这冰从哪来的?”公主的鼻子还是塞塞的,但因为左柔回来了,加上又是宋北云休息日,所以她死皮赖脸的也跟了过来:“我父王那头肯定是无事发生,说不得以他的性子,现在都已
  • 0
    求订阅啦!订阅!   ----------------   “这鬼天气。”   金铃儿在王府中斜靠在后院藤椅上,衣裳半解,手中的团扇频频煽动,小亭子里巧云则在细心的折腾一条裤子,俏俏则坐在那在一张纸上画着她最爱的服装设计图。   唯独就是左柔可怜巴巴的在那端着书苦修宋北云主修、金铃儿辅助编的大宋第一祸害女性权益宝典——《淑女是怎样炼成的》。   书名就是这样,专门为婊里婊气而生,里头的招数招招致命、里头的句子句句勾魂,若是没
  • 0
    感谢霾都大佬二次盟主,明日照例为大佬加更!日子不过了,游戏不玩了,这更我加定了!
  • 0
    明天就上架啦,5-7章是肯定有的,编辑推荐我更三章,但我怎么会听编辑的呢对吧,至于加更……你们要知道,在这些只更一章的时间里,我都在打游戏,哪里有存稿这种东西,都是现场干出来的喂!所以你们要是给盟主之类的,加更还是一定加的,但第一天是肯定死不出来的,可能要轮到第二天了。   理论上我希望能每天万字,但我寻思着是有点困难的,万字……要保持水准、灵感和逻辑,真的难。   爽文么,肯定是爽文的,这个不用怀疑。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会员: 会员

目录: